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消防文化 >> 史海钩沉
吴佩孚的人格与国格
作者:张群(推荐)
发布日期:2014-09-23  

      吴佩孚人生的信条是:不好色、不纳妾、不嫖娼、不贪财。大量史实证明,吴佩孚一生是言行一致的。

      首先是不好色。吴佩孚年轻时写过:“率性而节欲,可庶几于圣贤;纵欲而灭性,则近于禽兽。”这道理说得简明、形象,吴想做个道德完善的真君子。吴佩孚三十开外才娶结发妻子李氏,后吴母坚持让他纳张佩兰为妾。李氏病故后,吴佩孚也不再娶。一德国女子对他一见钟情,写信表白,吴以一句“老妻尚在”拒人于千里之外。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,吴佩孚一代枭雄,不为美女所动,与糟糠之妻厮守一生,可敬!

      其次是清廉。吴佩孚自比关羽、岳飞,对贪官污吏向来痛恨,虽出身农家,但一生不置产、不贪污、不索贿、不受贿,廉洁自律。吴佩孚一生衣食俭朴,吃面食、米饭,每餐只喝少许山东黄酒或绍兴酒。1924年,从英国留学归国的钱昌照,曾记述与吴佩孚初次见面的情景:吴穿着布衣布鞋,白薯屑落了一身,招呼钱一起吃烤白薯,还大谈自己的做人哲学。

      1927年5月的一天,吴佩孚率卫队逃往四川,经河南邓县构林关,受到当地头面人物的热情款待。面对满桌酒肉,吴佩孚却说:“免了吧。战火连绵,百姓不得温饱,我们还要这么多菜干什么?”只留下4个小菜,其余全叫人撤下。本来定于第二天清早开拔,可地方士绅纷纷前来求字求诗,吴雅兴大发,欣然应允,即席撰写了多首诗。在赠给乡绅杨星如的诗中写:“天落泪时人落泪,歌声高处哭声高。世人漫道民生苦,苦害生民是尔曹。”毫不客气地谴责地主豪绅们的罪恶,令其难堪。谁也没有想到,舞文弄墨竟救了吴佩孚一命。当天上午,他的先头部队中了河南悍匪索金娃的埋伏,连秘书长张煌言也被乱枪击毙,他却因推迟出发而得以幸免。

      1932年10月,吴离开成都定居北京后,主要靠张学良的资助维持生计。后张学良因“西安事变”被囚,吴佩孚靠伪京津卫戍司令齐燮元接济,挂了个有名无实的“顾问”,每月领“车马费”数千元。齐燮元原是他的部下,吴佩孚接受这一照顾,可作“袍泽之谊”解,但无卖国之嫌。

    再次,拒绝裙带。吴佩孚当权后,前来跑官的亲友络绎不绝。一次他亲写手谕:“天、孚、道、云、龙五世永不叙用。”这5个字都是蓬莱吴姓一系,一道手谕将自家亲戚攀附之路全堵死了。有个老同学为官名声不佳,来求吴为他在河南谋个官职。吴佩孚批条“豫民何辜”回绝,意思是河南老百姓有什么罪过,要你来害他们?手下有个老同事无能,不安于有职无权的闲差,便毛遂自荐,写下军令状,“愿为前驱,功成解甲,退居故里,植树造林,福泽桑梓”,吴佩孚批道:“且先种树。”

      不过,也有“例外”。吴佩孚刚当兵时是个勤务兵,一天送公文被巡警营幕僚郭绪栋赏识,被推荐到保定武备学堂做了士官生,自此有了事业的起点。飞黄腾达后,吴念念不忘知遇之恩。在洛阳大帅府,除接待曹锟使者外,所有中外宾客吴佩孚一律不亲自迎送,唯独对郭礼遇有加,始终不渝。郭有烟瘾,吴有禁令,但特下手谕:“只许郭公过瘾,不准僚属破戒。”郭生病,吴衣不解带亲自服侍。后来,郭想衣锦还乡,吴保举郭做山东盐运使,郭嫌官小,闹脾气,说:“难道我就不够当一任省长吗?”于是,吴又保荐郭做省长。郭继续“开价”:“我不做省长则已,要做就在山东本省露脸,这才光宗耀祖。”当吴大费周折为其谋到山东省省长之位时,郭已沉疴不起,不久即撒手人寰。吴佩孚亲撰挽联:“公而忘私,国而忘家,弃下老母孤儿,有我完全负责任;义则为师,情则为友,嗣后军谋邦政,无君谁与共商量。”

      辛亥革命后,一些议员商议要拆除紫禁城三大殿,在其废墟上另建议会大厦。远在洛阳的吴佩孚听到后拍案大骂:“这群蠢猪!”马上命令部下给大总统、总理、内务总长、财政总长发电报,很快,电文被各地报纸刊载。故宫三大殿躲过了灭顶之灾。

   1919年“五四”运动爆发,军警逮捕了30多名所谓的“暴徒”,激起全国范围的抗议浪潮。几天后,远在南岳衡山的吴佩孚得知消息,这位被称为敢“言人所皆欲言,谏人所不敢谏”的小小师长,竟直接向大总统徐世昌发出通电:“大好河山,任人宰割,稍有人心,谁无义愤?彼莘莘学子,激于爱国热忱而奔走呼号,前仆后继,以草击钟,以卵投石……其心可悯,其志可嘉,其情更可有原!”数日后,又致电南北双方将领,联名通电反对政府签约。电文大意是:决不许出卖国家的主权!不能让强敌将我山东家乡当肉吃!身为山东籍的军人,我愿和日本决一死战!

   1924年兵败后,有人建议吴佩孚逃入天津租界,他厉声斥之:“堂堂军官,托庇外人,有伤国体,乌可为者!”到了汉口,日本人探询他是否愿游日本,吴佩孚回答:“我连租界都不住,谈何去日本!”被奉系打败后的1925年,英美等国银行表示,愿意借款给吴佩孚支持他东山再起,并且不需要抵押,结果被他断然拒绝。此前在洛阳时,苏联要扶植他,他也毫不犹豫地拒绝了。1927年,被北伐军打败逃到四川后,日本第一遣外舰队司令荒城二郎派特务机关长与吴接触,表示日方可资助大量军火并助款百万,也被严词拒绝。吴给日本人的回答是:这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事,用不着外人插手。1931年“九一八事变”后,日本扶植溥仪搞伪满洲国,他立即通电反对。他曾到北京怒责张学良:“为何不打?”张说:“实力不足,打不过。”吴说:“现在我来了,实力就足了!军人最大的实力,便是一个死字!”

    1935年,日本侵略者策动汉奸搞华北自治,请吴佩孚做“华北王”,吴佩孚愤然道:“自治者,自乱也。”理直气壮地加以拒绝。他写了一首诗:“国耻传来空有恨,百战愧无国际功。天落泪时人落泪,歌声高处哭声高。”表达了他的惨痛心情。他曾写诗批评张学良:“棋枰未定输全局,宇宙犹存戴罪身。醇酒妇人终短气,千秋谁谅信陵君。”诗中“醇酒妇人”是指当时传言“九一八”前夜,张学良正与电影明星胡蝶跳舞。

    1937年“七七事变”后,日军要吴佩孚出任北平维持会会长,他依旧凛然拒之。1938年日本侵略者决定把华北伪政府和伪南京政府合并为一个汉奸政权,日本的土肥原贤二又拉吴佩孚做“中国王”,吴佩孚说:“叫我出来也行,你们日本兵必须全部撤出中国去。”日本人还在什锦花园安排过一次记者招待会,中外记者也已经读到了打印好的“吴氏对时局的意见”。但吴佩孚身着中国士绅装束,放下打印稿,义正词严地说:“本人认为,中日和平,唯有三个先决条件:一、日本无条件自华北撤兵,二、中华民国应保持领土和主权之完整,三、日本应以重庆(国民政府)为全面议和交涉对象。”怕在场的日本人听不懂,他厉令秘书“断乎不容更改”地将自己最后的“政治宣言”翻译成日语。1937年,听到南京大屠杀的消息后,他绝食一天,以示抗议。1938年6月9日,国民党军队炸开花园口黄河大堤,听说淹死许多日本人,他异常高兴;后又听说有140万人无家可归,他又为此失声痛哭。

    1938年12月29日,汪精卫投敌后,派亲信陈中孚游说吴佩孚与他合作,许以“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”,兼任北平“政治委员会委员长”,吴佩孚毫不留情地大骂:“谁跟汪精卫合作,这人必定下贱!”边骂边顺手拿出一个手卷,递给陈中孚说:“这是我亲笔写的文天祥的《正气歌》,你替我带回去,送给汪精卫!”陈中孚展开手卷,一行行工整有力的字出现在眼前:“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……”陈中孚满脸通红,落荒而逃。

 1939年年底,吴佩孚吃饺子时被饺馅里的骨屑伤了牙齿,疼痛异常,几天后越发严重,危及生命。德国医生让他住院做手术,但吴素有“不入租界”的誓言,执意不肯,德国医生只好叹息而去。后请日本医生来家里治疗,吴大帅却在接受治疗后猝死,终年66岁。

    吴佩孚曾自撰对联总结一生:得意时清白乃心,不纳妾,不积金钱,饮酒赋诗,犹是书生本色;失败后倔强到底,不出洋,不走租界,灌园抱瓮,真个解甲归田。

    吴死后,蒋介石亲致唁电:“先生托志春秋,精忠许国,比岁以还,处境弥艰,劲节弥厉,虽暴敌肆其诱胁,群奸竭其簧鼓,迄后屹立如山,不移不屈,大义炳耀,海宇崇钦。先生之身虽逝,而其坚贞之气,实足以作励兆民,流芳万古。”又亲自送去挽联:落日睹孤城,百折不回完壮志;大风思猛士,万方多难惜斯人。

    当时,驻重庆的中共元老董必武对记者说:“吴佩孚虽然也是一个军阀,但有两点却和其他的军阀截然不同。第一,他生平崇拜我国历史上伟大的人物关(羽)、岳(飞)。他在失败时,也不出洋,不居租界自失。他在失势时还能自践前言,这是许多人都称道的事实。第二,吴氏做官数十年,统治过几省的地盘,带领过几十万大兵,他没有私蓄,也没置田产,有清廉名,比起当时的那些军阀腰缠千百万,总算难能可贵。”

    吴佩孚死后埋在京西一带,墓地四周有松墙围护,墓前立一石碑,上刻“孚威上将军吴公之墓”,墙外立一块“吴佩孚墓地”指示牌。据说,灵柩下葬时,吴佩孚手下的一位师长,突然一头撞去,头破血流,说要随大帅而去,不然就终身不娶,剃发出家为大帅守墓,以表孝敬,此人叫乔林。吴佩孚没有儿女,他入土后,乔林师长成了和尚,在墓旁盖两间小屋做守墓居室,自命守墓人,长年居守。乔和尚每天晨昏三叩首,早晚三炷香,口念佛经手敲木鱼,为吴佩孚超度亡灵,直至1949年。

本文共浏览:1398 次